首页 / 同好交流 / 正文

女s找一个闻我臭袜袜脚的奴

管理员 3 收藏


  既然是我的回忆,那我就是主角,看我口形:靠。


  原本我想说的就只有这个字,但是为了不让人无故骂我一顿,决定还是讲明

白好了,于是多牢骚几句。


  不过还有一个犹豫,就是,是否让这个纪实文字里出现圈中真实的id,后

来想想,还是真实吧,一是因为不真实,没人能明白,二是,现在我文字里出现

的人物大多都消失了,三是,除了我这个傻瓜,大多数人有众多id,实在不成

换个马甲继续混了。



  第一章 网上的femdom圈的形成


  让我回忆呢,女朝是这个圈子最早出现的华文站点,也就是现在的女皇王朝

,总部在洛杉矶,是个收费女王组织。说实话,有这么一个开端实在是让这个圈

子的人寒噤,不过我第一篇翻译小说,大概2万字,就发在里面,叫命运的改变

,谁叫没地方发那?之后有个什么叫幸福的生活的有部分和这篇小说重复,我想

他看过英文原文,甚至有人当作是日本小说去转载,我实在哭笑不得,换了日本

名字就是日本小说?我有英文名字,为什么大英帝国不发我护照?


  随后出现的就是互动社区了,第一个包含女王成分的社区是SM-LOVE

的社区,提到现在的梦丽性用具销售网,我想大家都知道,SM-LOVE就是

这个网的老板。当初呢,我是舔着脸主动要求做了那里原创的斑竹。那个社区什

么都有,也有男主,所以我不大交往,只是作自己的板块,那时候写了妻子雪杨

系列和杨丽娜系列,是翻译和自己写作参半。


  我先岔开一下话题,大多男m讨厌男s,逆定理也成立,男s认为男m没有

男子气概,喜欢被女人虐待,男m认为男s欺负女人,不叫男人,其实呢,象不

像男人不看性虐待行为中的表现,要看本质,我眼里只有两种人,没用的好人,

和有用的坏人,我很不幸,也很庆幸,我是前者。


  再说回来,当时在社区的人我记得的有遥遥,中国最早的一个女王社区就是

他建立的,还有紫衣,就是以后都市女王,建了随后的华傲论坛,不过当时她是

s和m都当,对于这个女人呢,我接触不多,但是给我的感觉还不错,不管她是

否能被称作收费女s,她当时为了学这个所付出的一切和谦虚的向同好求教的态

度,都值得现在的很多人学习,尤其是有一点肯定,她是中国第一个靠sm改变

自己命运的人,对于她的勇气,我很佩服。至于之后的倒霉,我只能说这个社会

在s人民,要不怎么现在好人都没用,有用的都坏人呢?


  关于没用的好人,和有用的坏人,坏人这个词那不一定说人有多坏,我说的

是一种氛围,举个例子,qq过去经常有人假冒腾讯发信说你中奖,骗取你的q

q密码,别说太幼稚,我就受过骗,当时我还发贴在这个圈子,哭诉自己这么倒

霉的被骗经历。再看看报纸上到处是提醒大家不要被各种雕虫小技欺骗,上海的

街道上挂着调幅:当你检查被卡住的车辆轮子的时候,小心你的包。这是什么社

会啊,我怎么这么紧张啊,我累不累啊,真不明白这些人张脑子都干什么去了;

人与人失去了信任,曾经有聊过几天的网友说在外地旅游,要我给他电话充费,

之后他再给我手机充值回来,至今我是发短消息,打电话,或者网上联系,全部

没有任何反映,为了区区50元,这些有用的坏人丧失的是做人基本的道德。我

看看自己手里仅剩的20块,想想那代表无用好人的50元,我告诉自己,哪怕

饿死,也不能作这样的人。



  第二章 中国第一个女王社区


  遥遥是这个社区的一个很有争议的站长,女王调教室,我至今记得那站点的

名称。


  遥遥的争议主要来自那个社区的id叫雪儿的人,现在还有人问我雪儿到底

存在还是根本是遥遥杜撰?我只能说我不知道,因为这个对我不重要,重要的是

我曾经教训这个雪儿,而且成功了。

  那时候我刚刚到这个社区,进入了那里的聊天室,雪儿肯定是飞扬跋扈的,

我想这就是我和她冲突的根源,在当时的我看来,我喜欢作奴,不代表是任何女

人的奴,这个观点现在被大多数同好接受,但是当时是他们前所未闻的,十次禁

言,使我做好宁可改名,也要气死她的准备,用改名的方式和她理论:比如改名

叫「你以为你是谁「,结果被踢了出去,随后一篇炮轰站长和处女女王的帖子,

把他们烘倒,在帖子的最后我说,「写小说的时候,你们还是液体,说我不够资

格,等你们真去尝试以后,你们都没资格和我平起平坐。」在众多网友支持下,

遥遥在以后的帖子里,不得不称呼我是过奴先生。其实当时想起来真是意气用事

,网络就是网络,我当时在德国,根本不可能真正融入这个圈子,这样生气又何

必呢?


  但现在不同,我写这个是说我所经历的真实的圈子,有网上,更多是现实中

的。


  该说说,我是为什么从SM-LOVE的社区出来,不作斑竹的,这真的很

重要。


  从我认识一个网友说起,她是长春人,是她主动把我和其他几个人叫在一个

语音聊天室里,很凑巧,加她一共是四个人,我在德国,另一个在法国,我想我

们聊的很投机,尤其是这个长春的女孩,她开始告诉我关于她的生活,她职校没

有毕业,就是说她还没有18岁,但是她已经作了别人的2奶,我从来不相信网

恋,但是她的遭遇让我同情,之后,她曾经为了找到和我的那一丝联系,去了天

津,当然我不在,我让我的哥们接待了她,安排旅舍,我记得她在天津得一个晚

上去了酒吧,和一个男人一夜情,走得时候那男人给她200美金。我绝对不是

出于嫉妒,只是觉得一个很不错得人,如此生活,我很心痛,随后她回到长春,

离开了包她得男人,正式作了按摩小姐。面对这一切,我真不知道怎么去帮她,

我只能用我当时再圈里微薄得名声帮她了,我想她去作收费女s,赚到点钱,好

改变自己,为了安全我让她找了她的姐妹也叫遥遥的女孩一起作这个行当。更有

趣的是两个遥遥最后走到了一起。所以我可以说是中国第一个给女s拉皮条的人

,所以那些认为我对收费女s有偏见的人绝对是扯淡。我不满意的是她们的态度

,和做人的基本的礼貌。


  之后我在SM-LOVE的社区鼓吹收费女王的好处,随后就是被排斥被删

贴,但是SM-LOVE背后给我这样的信息::把两个女孩交到他手里,平时

在他公司,暗地作收费女王,我要说句:SM-LOVE,你有时候可真不是东

西,脑子里全是钱。


  我不想她们陷进去,我希望她们可以随时脱身,我怎么可以答应你?!之后

,长春的女孩没有真的去尝试收费,从我的生活消失了,我想这也是一件好事,

我也不为我所作的后悔,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于是我到了遥遥的社区,至于作没作斑竹我忘了,我只记得我当时在社区是

很特殊的一个人,有点象后来家园社区的靠,属于专门挑刺的,但是社区的会议

我也参加。创办家园的小星就是在那样的聊天室会议的时候认识的,小星的出现

很有戏剧性,他是作为黑客的身份,盗取了遥遥社区的管理密码,原因是有人说

这是变态网站,所以黑它,但是后来小星也喜欢上了sm,他是这么解释为什么

这么作的:他说他怕密码不安全,所以盗过来。所以我印象里小星是个很幽默的

人,连他发明的性虐待工具都很幽默,叫遥控肛拴,说可以在公众场合偷偷使用

,呵呵,逗死活人。


  社区当时有主要三个女s,雪儿,红袖添香还有0808,在德国的日子,

0808和我在网上投入了很多感情,因为距离我们只能作朋友,当我回国的时

候,她反而不知去向,这也叫没缘分吧。


  在这个社区我完成的作品主要是杂文,全部移失了,还记得有一篇文章绞索

给某大小姐的公开信,但是庆幸的是,我写完了我唯一一部完整的作品《抗拒自

觉很难》。



  第三章 奴隶天堂


  网上最早的的几个站点还包括,虐恋新村和奴隶天堂,虐恋新村的村长就在

这里,有什么问题直接去问他,不过提醒你们他还生活在文化大革命,小心他咬

你,呵呵。


  我来说说奴隶天堂,站长叫阿奴,和金莲的阿奴不是一回事,如果说正牌,

应该是他才是,他是北京人,带着眼镜傻傻的公布自己的照片,其实都象熊猫,

最不要脸的还是我,我是网上第一个贴真实照片的傻瓜,我在德国,抓我啊?切


  这里提到了金莲公主,虽然这个时候她还远没有出现,既然有人想知道她,

那我就随便说说。用家园站长傲血蜘蛛的话来讲:这个人肯定是男的,主要是从

文字上分析,只有男人才会如此意淫,女人要细腻隐含的多,另外就是金莲公主

出现的城市是大连,但是她所说的那个级别在市政府里并没有女性来担任。用玫

瑰公主的话来说:我跟她合作足秀只是在聊天室认识的,并没有结果,有段时间

做站点的萨克斯曾经追查她的IP,最后萨克斯说她是男人,并且有确切的证据

,所以不愿意再支持金莲足秀的存在。那么用我的话说:我接触的都是她的文字

,她让我想起一个人卫斯里,在卫斯里的小说里构筑了一个明明是假话但却标榜

真实的世界,因为文章的趣味所在,作为读者的我,真的愿意把这种虚假当作真

实,这也是我对金莲公主的评价。


  话说回来,一开始我负责给阿奴供稿子,一边在SM-LOVE的社区发。


  在天堂社区,小天,香草奶昔是和我交往较好的版主,现在小天有时候还在

我的QQ上出现,但是香草永无踪迹了。


  这时候我认识了秋枫,他是在QQ上主动联系我的,说想做天堂社区的版主

,后来他做的很不错,我跟他开始交往基本就是这样。之后,在他与落点瓶的交

往中我们开始有了些矛盾。要从小天S说起,在她的口中,秋枫是一个很花心的

M,在我看来男人花心很正常,所以当落点瓶问起秋枫为人的时候,我转述了小

天的看法,毕竟我认识小天在先,但这无形中让秋枫和落点瓶的关系蒙上了阴影

,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有时候我真的很想对秋枫说声抱歉,但这声对不起却不知

如何说起。


  有一天,阿奴突然告诉我他要走了,给了我很多虚拟币,说照顾他新开的社

区,于是我遇见了在这个圈子第一个看不见的敌人,北京壁画。


  这个故事的开始其实不糟,有一个叫少妇的人开始出现在SM-LOVE的

社区,也许是她太骚包了,上来就发贴说有没有贱男人给她玩,属于极度猖狂类

,猖狂的让别人认为她是男人,于是还算好心的我让她来了阿奴托我照顾的社区

,给了她很多虚拟币,给她介绍了第一个沈阳m,就是在我小说<抗拒自觉很难>

出现的咚咚。这个少妇就是北京壁画,我们开始了还算良好的友谊。


  2001年,我回国一次,我该交代一下当时的心情,马上面临下一次的签

证,保证金还没有着罗,我迫切需要一笔钱,在帐户里,拿给签证官看,随后就

可以还回去,就是这个时候我在国内的网吧和壁画说起了我的苦闷,我想朋友之

间这很普通,她立刻说可以借我钱,我才知道她比较有钱,其实我从来不问网友

生活中的情况,这对我无疑是好消息,我把卡号打了过去,本来我想这样一大笔

钱,真的很难相信一个网上的人,但是她对我言之却作,我不得不相信,虽然之

后没了消息,但是我也只是觉得失望,毕竟是网络上的人,我用心和别人相交,

别人却不一定要相信我,但是之后她总是含沙射影说我骗钱的做法,让我从窝火

变成了气愤,真是有理说不清楚,更让人窝火的事情还在后面。当我2002年

回国来到上海,当时的女王年鉴早已改名叫腰子,他是乐园的站长,他有个小弟

叫小獾熊,说有个叫过奴的天津人,曾经借故让他垫付房租,和房东一起骗他的

钱,以后人间蒸发,这件事最让我恼火的是这个过奴和我同年纪同血型,同时天

津人,甚至事发的时候我正好回国,另外,当时在这个圈子是我名声最响的时候

,也只有我叫这个名字。但是我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失忆了?我打电话

我发贴,后来腰子又来了上海,我们正好见见,总算洗脱了这骗子的罪名,但是

有谁在乎?说你是骗子的时候,众口铄金,说你不是的时候,不错的,会说句搞

错了,不好的,说不会空穴来风,这世界怎么了,这人都怎么了?好人不能活吗



  第四章 理想家园


  先不说窝心的事情,我继续回忆历程。


  随着遥遥的社区的消亡,有两个社区开始成立,理想家园和华傲论坛,两个

站点刚有的时候,我正巧在德国无法上网的一段时期,也是这段时间让我平和了

不少,也不想再去说什么废话,去争论什么,当有机会从新回到网上的时候,我

只是发一些小说,翻译的比如黎明,泄愤的比如贞操,我真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看

贞操这个短篇,可是对于我,那是一种痛,国内的女友给我戴了一顶及绿的帽子

后的一种痛,可这小说沦为同好手淫的佳作,我也是无可奈何。至于还有一篇蛊

惑是结合了幻想的成分,有细节描写的故事,虽然没有写完,但是整体的框架我

已经很成熟,我是希望有一天能把这个小说改编成电影剧本。另外就是一篇非s

m小说,翻脸无情。


  只是在家园几次被迫关闭以后我在华傲用pp共享我机器上几g的资源和同

好共享,我的机器接受了严峻的考验,24小时不断工作了半年。


  这期间的灌水,争吵,我从来没有参加,一笑而过,说实话我只是家园的过

客,在家园成立的时候我已经消亡,家园和我相关的事情并不多,还有有一件,

就是傲血蜘蛛坐上家园的站长,当时老站长之一的傲雪叫我去聊天室,我没用几

句话就激将蜘蛛坐上了这个位置,这使我们两个认识,也有了以后的交往,在大

连这个城市,我们俩过了比较轻松的半个月,在回国后最初的一段日子,她是我

第一个s,感情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我们的分手在于地域,在于不同的人生观

,在于很多说不清楚的东西,但是我会永远记得她,记得一个特殊的朋友。


  说到理想家园,我们就应该说一个人,domina。我和她开始于我的错

误,延续着我们的误会,也许是代沟造成的,人和人真不容易互相信任和理解。


  我与她的接触是在我出国以前,我是她第一个中国的m,其实也不能算,我

有我的心障,我当时的女友,虽然她答应我去四川见domina,我仍然介怀

。我承认在我们进行一个星期的sm关系的时候,我逃脱了,我伤害了她的那种

情结,我在努力,作为一个朋友一个弟弟和她好好相处,临走的时候她还送给我

一个贵重的刮胡刀,我至今仍在使用,看着它,我就知道你曾对我很好,没有怪

我。我们的误会在于我太关心你,从一开始帮你发贴找m,希望你固定下来,到

后来你别人说你太理想化sm,我只能不置可否,我真的帮你说不到话,我在关

心你的同时,也发现我们有很多的不同。但是,我一直没有让你明白一件事,我

真的很珍惜我们的情意,我永远不会去伤害你,在我心理是永远的一份感激。



  第五章 理想家园的失去


  从表面看来,是华傲事件的压力,但是下面有各种不同的说法,我不想以讹

传讹,但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小星在这两年里到底能有什么实惠?谁可以象

他坚持这么久?让你去当站长你就知道什么叫烦了,为了这些,哪怕小星可以关

门收到些什么,难道不可以吗?能比上他所失去的精力,时间甚至金钱吗?


  小星也和我说,站点提供商给了他压力,不得不销毁所有家园的数据库,同

时也要销毁smqq,我真的认为这个qq是绝对好的一个创意,可以让大家真

正自由的交流,而且安全,面对失去,我没有考虑自己的财力,说把这个qq交

给我,但是小星说他欠腰子的人情,他首先会问腰子要不要,其实对我而言,只

要能保持下来这个最后的根基,无论是谁都好,我这么穷,不交给我更好,但是

我一直在等待,现在也没有消息,希望小星没有删除qq的数据库。


  smqq最后那句伤感的道别语是我发的,发完以后,我心情很不好,于是

在梦工厂发了一下感慨,结果是一个叫大「m「的主说:我们勿谈国事,我们聊

自己的。抢过了我的麦克。我只是想大家救救最后的smqq啊,我错在那里?

紧接着梦工厂关门,让这帮人明白了,自扫门前雪的好处,你们继续勿谈国事吧



  第六章 其他一些小站点


  这包括乐园,任性飞扬,培训中心,乖小狗的西路bbs,和其他一些地方


  我对任性飞扬相对比较熟悉,因为那是我再次正式作斑竹,我把自己的作品

都发在那里,其实当时我根本就没兴趣作什么鸟斑竹,只是碍于站长的交情,呵

呵,站长是很不错的s,我想我那时候还野心不死。


  其实这期间我也把经历主要化在我自己的qq聊天室,叫做女王和奴隶,当

时同时出现的还有培训中心的qq聊天室,当时0808还有王齐齐都是这两个

聊天室的常客,包括以后家园原创版的斑竹流连和女巫ann,他们是在我的聊

天室结识登对的,按理说我是作了一件好事吧,谁知道呢,那么多分分合合。


  关于王齐齐呢,大家可能是最早开始攻击的s,因为她是最早收费的。我知

道的齐齐挺不幸的,自己的厂火灾,男人骗她,等等,其实只要是为了活下去收

费有什么不对?难道去抢劫啊,抢你头上你就美了!!!要是说变态的是这个社

会,看看闹市区要饭的畸形人,国家颜面何在。要是在德国,早有人报警,送残

障院了。


  以下这段话是一位同好的置疑:


  社会转型,总有对弱势照顾不周,不过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和扩展是迈出的

重要一步!路边的畸形乞丐没有可比性,因为对路边乞丐的放任还是象你说的在

德国早就有人报警了,更多的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别而已~(PS:不是送残障院

吧,是送社会救助机构吧,呵呵~)


  再说说那个收费S,厂子着火,被男人骗固然可怜,但是……不是说有36

0行嘛~,难道就没有更体面的工作适合她?在我看来SM就是一种消遣,如果

加入了太多世俗的东西就失去了原本的意味,说得难听一点和妓女没有什么本质

上的区别。没听说哪个妓女不是因为生活所迫下海的~,呵呵~~


  下面是我的回答:


  关于第一点社会转型的解释,属于典型政府措辞,这就如同64学潮鼓吹民

主,因为不能立刻民主,于是三缄其口。这就如同你爸是流氓,但是他是你爸,

所以流氓就不是你叫的。要用亲情感化他,要用爱温暖他,等他慢慢变好,但你

爸就不是流氓了吗?别人就不能说了吗?不要说什么文化差异,全是人,出去你

就知道没区别。难道东西方文化的差别就在于东方可以草菅人命,西方就可以国

家福利?难道社会转型就可以无视穷人的存在?对于你来讲他只是无关紧要的乞

丐,但是对于他来讲,当他在饥寒中结束生命的那一瞬间,在他的主观世界里,

世界毁灭了。在生命面前,你我平等,为了多数人的利益牺牲少数人,也许是无

奈,但绝对是丑恶的!


  关于行业问题,每个人的世界路不同,你有千万条,别人也许只有一条,不

信你看看对进城民工的专访,他怎么会那么穷,这才叫阶级不同,世界不同。这

个世界不是分男女,是分人;不是分国家,是分阶级。这才是区别所在。


  妓女出于生活所迫也好,出于改善生活也好,反正不是象解放时宣传的那样

,被老鸨强迫卖淫。只要是出于个人愿望去做的事,选择一条最好走的路,只要

不伤害他人,那就没有什么错,这也是人权。别说妓女的危害在于性病,合法化

才可能用医学光明正大的去防止,所以根源不在于卖淫而在于制度;别说妓女危

害婚姻家庭,没有妓女一样有所谓的坏女人,一样有这个圈子的存在。在这个圈

子有多少人没结婚?多少人没有男女朋友?所以说作为这个圈子是最没有权力谴

责妓女的。


  对以上六章的补充1:


  今天看了猎兵的帖子,让我想起了很多事情,忘记交代了很多人。


  我漏掉了天傲这个人,天傲的网站主要是以多儿宣传作商品销售,最初他们

曾经组成自发的俱乐部,和现在的收费性质的s不同,具体哪里不同可以从天傲

的一句话看出:「现在真的不一样了,当年我们见同好,就和见亲兄弟一样。」

事实上我在哈尔滨的那些日子,天傲让我感觉到冰天雪地的一丝温暖,虽然他并

不富裕,混的也不如意。


  哈尔滨这个自发的组织,因为资金的问题,甚至又说是有人报警的原因终于

夭折,跟我哈尔滨见面的时候,他已经在北京的一个sm俱乐部上班,我没有亲

眼看见他后来所在的俱乐部,一切都是他的转述,我也只是一个陈述者,俱乐部

分为三个等级交会费,最高等级是别墅型,最低是夜总会形式。那个被称作中国

第一个女王片的录像就是在这个夜总会拍摄的,由艳光四射主演,天傲也跟我说

了很多趣事,比如一开始是想多儿演,但是配合的男 m没有几鞭子就急了了,

多儿出手实在是狠,所以换了艳光四射,为了防止出事,这个录像没有让演员说

中国话,只是含糊其词,让老外以为是中文,感觉就像含了热豆腐一样,着实可

笑,最后这个片子卖给了一个外国站点。


  其实我不太在意这个俱乐部的存在,我更在意天傲这个人,天傲不大,水瓶

座,因为和我一样的星座,所以感觉有点相象,象年轻时候的我,不适应这个社

会又勉强自己适应这个社会,我可以感觉他在俱乐部,在北京过的不太如意,原

因也许是两个,夜总会的老板事实上并不理解什么是femdom,要的只是赚

钱,再有就是天傲不是餐饮业出身,不太适应那个环境。我想他这些年唯一的收

获就是多儿了,希望他们这种在别人眼里不太正常,但是相依为命的关系可以长

久一些,毕竟人生短暂。


  其他人以后补充。


  另外,我遗忘的是萨克斯,因为没有真正接触过,只是从傲血蜘蛛和玫瑰公

主的口中知道一些,我只知道他是个不错的黑客,足秀的建立是他技术的功劳,

至于足秀我的了解主要还是来源于现实的生活,所以这个随后再说。


  对以上六章的补充2


  偏激的人爱记仇,但是我却发现我忘记了另一个骗子。


  我的家乡天津,我有种又想念又不愿去想念的感觉,朋友问我为什么不肯回

家,我说我在国外过了两年苦行僧的生活,在物质上一无所获,但是我在精神上

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如同<顽主>里的台词一样:「在别人的眼中,我的

生活状态是向下的,但是我感觉到自己精神中的某个部分在升华。」就是这样我

不能回家,再回到那种世俗的氛围我也许重新愤怒,我不是说我所在的城市有多

好,因为我在这里是外地人,所以,我总可以保持超脱的状态。


  至于天津这个城市如何让我又爱又恨,除了那个冒充我的家伙以外,我还遇

见一个真正的变态,他的真名叫东方,网上的名字叫女人奴,我想没有多少人知

道这个人,不过他的s还算是有名,叫妖姬,客观来讲,他们不属于网络,而属

于现实生活的sm,因为他们的相识不是在网上,二是在信息台,有东方这样的

人打电话去发泄,也就有了妖姬这样的信息台小姐的出现,我们可以称之为信息

台女s。


  我与他们的接触是这样的,妖姬在qq上找到我,说有意批量进我的鞭子,

还说自己有一个警用器具厂,生产手铐脚镣,电击器,希望我可以代销,我根本

没资金作这个,于是她说东方是她的m,鞭子的事情和他联系,于是几次网聊,

打电话,最后我先把一条样品鞭子寄了过去。


  我妈妈常说,电影里的时间最快,只要一行字幕:半年以后。


  我也要说,半年过去了,我从一个天津同好那里知道这样一个故事版本:东

方这个人原来是个国家干部,后来闲置在家,于是利用妖姬的名字到处招摇撞骗

,甚至把妖姬禁锢在家很久,妖姬逃出后,在和我讲这个故事的同好安排下去了

南方,所以说妖姬从来都没和我联系过生意,一切都是骗局,他还从别的同好那

里骗到例如硬盘之类的东西。呵呵国家干部?变态?真变态?


  对以上六章的补充3:


  关于sm-love这个人,我在前面的交代里,虽然说的是事实,但未免

过于片面,因为他的出现,不论是对我的影响,还是对这个圈子的影响,都使我

不能去删除关于他的一段,所以我把我其他和他的一些交往,写在下面:


  回国后,我面对这一些事业上的机会,其中就包括sm-love有兴趣邀

请我和他一起做sm工具厂,他出资金,我出知识技术,但是后来因为他家庭私

人的原因,没有继续下去,但是这次的交往让我和他的关系缓和不少,因为一个

欣赏自己才能的人,你很难去讨厌他。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刚从哈尔滨来到上海的时候,为了生计,决定批发我的

鞭子,当时sm-love第一个跟我达成协议,并且立刻汇了一半的预定,这

样我才有机会去继续鞭子的制作和销售,当时他的信任和办事效率都让我欣赏,

谈妥后立刻从网上汇来了那笔钱,但是当我给他寄过样品之后,他开始以高于批

发价格甚微的价钱卖给自己站点的会员,我明白他的意思,是要宁可赔本也要做

宣传,但是我不知道他是否考虑过我的境遇,我为了生计,用最低的价格卖给他

,一方面,他的进货根本就不能维持我的生计,另一方面,他压低了价格,也使

我根本没办法卖出,于是我当即中止了和他的约定,因为我不想做杀鸡取卵的事

情。那条样品鞭零售价给了他,并且还上了预付款的差额。


  当时我提出两个条件继续这个和约,一是不能低于我的零售价,二是样让人

知道这是我做的鞭子,否则很快廉价的仿做品,就会占据市场,破坏了质量,也

毁掉了我的手艺。


  而后的结果是,sm-love用我的样品,让人开始仿做现在他站点上那

种所谓蛇鞭,对于这点,我虽然不担心,因为根本不是一种东西,只是貌似而已

。二来他仿做的只是我早期的鞭子样子。三是原料质量相差很远。但是我这个时

候不知道是应该把他当作朋友还是商人对待,如果是商人,竞争不择手段在中国

是很正常的,在这个社会也是被认可的罪恶,但是作为朋友呢?你想过我第一天

来到上海的时候,手里那仅存的十元吗?想起,那个时候只够买两个包子和女友

互相谦让的情景,我就会恨那些所有不顾他人死活的人,所谓的朋友。


  副篇 :关于鞭子


  我有时候不明白这个世界,怎么去评价一人的好坏,在我看来有尊严的活着

就是好人,这世界上有太多不知所谓的骗子苟活于世,我不是攻击作销售的的人

,但是作销售的那种中国品性让我不寒而栗,在国外你可以去售楼,去卖各种贵

重的东西,首先你就要成为可以容身在这个阶级的人,和那些买豪宅的人一样去

高尔夫俱乐部,你要作的是交朋友,总有一天朋友会告诉另一个朋友说:你要买

楼啊,你知道某某就是作这个的,找他啊,于是生意就来了,你再回头看看中国

的推销,简直是对推销者人性的摧残。在这种推销王国的气氛下,哪里还分得清

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每天出去骗别人的口袋,回来再让别人骗。


  同理,关于我的鞭子,大家也分不清对与错。关于我卖鞭子的谬论,似乎作

收费女s可以,我辛辛苦苦,双手开裂作出的鞭子,就是广告,就是坏事。我没

有暴利,我的成本是其他产品的7倍,是最好的材料,价格却只是一倍,从来别

人说不用找钱的时候我总说,是多少钱就是多少,你少给我不成,多给我不要,

我不是商人,我只是一个要活下去的匠人,我出卖的是我自己的心灵手巧,我问

心无愧。


  寞姬和我说,只有她愿意出卖自己才会有人愿意买我的鞭子,这句话简直是

对我的侮辱。后来她又对我说:「要是谁宁愿要你的鞭子而不是裸体着站在他面

前的我,那时候你的鞭子就能卖掉了。」我终于明白了,收费女s是因为大家迫

切的需要所以可以存在,我的鞭子没那么迫切,就可以打击,这世界怎么了,人

心都如此势利,我辛苦的劳动赶不上出卖自己的身体有尊严,这里是否还有有人

性的人,能明白我在说什么!


  我只能这样告诉寞姬,当我们真到山穷水尽,我们再考虑是否这样去做,这

个世界可以夺走我们的生命,不能拿走我们的尊严。不管这个世界怎么变态,我

们都要有尊严。



  第七章 现实里的femdom圈


  这一章我之所以要考虑这么久,是因为现实中的这一切都还在继续,虽然现

在仍没有结果,但是我已经给了玫瑰公主足够的时间向我证明她的品德,但是至

今,我很失望。


  与玫瑰公主的交往是在那一段我最渴望做这种游戏的那段时间,有些不好意

思的说,那时的我似乎是有些疯狂,日夜找着s,每日在网上,以至于我的女友

都不忍我这样,半当真,半玩笑的在聊天室里改名叫做:『为老公找女s『,希

望我出去做一次,就别再这个样子了。其实呢?我那时感觉更多的不是sm的那

种性冲动,是一种不服气,一向自视很高的我对自己说,大多那些网上的s们,

在现实生活里,我连看都懒的看一眼,怎么就是这么牛?我想我这句话,会得罪

很多女s,但是作为实话,我又不得不说。


  反正就是在这种心态下,玫瑰公主找到了我,因为她从沈阳猎犬那里得知我

是家园最帅的m,其实呢?我有自知之明。


  她对我说她有一个刚从国外回来的女s朋友叫女法官的希望找一个m,并且

看过我写的小说<抗拒自己很难>,所以对我很有兴趣。


  并且和我描述了她们的这个女s的团体,在她的口中,这个团体是靠她,靠

足秀,靠兴趣,联系在了一起,她说很多正常的女孩对这个都有兴趣,希望加入

她们,至少会参观一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喜欢受虐待的男人,她提议因为我

的经验丰富,是否愿意做这样的展示,我虽然没有说什么,因为我觉得自己那时

候真的很需要做sm了。当然,之后的交往中,并没有这种情况的出现,反正是

几经周折,我们做了一次,出于实际,也就是我的经济贫寒的状态,每次见面都

是她在掏钱,用她的话讲,这真是破天荒了,所以说这之前的一切,她给我的感

觉是非常好的。


  我们走的更近,有时她需要在我家附近的地方上班的时候,就会住在厅里面

,我和女友住在房间里。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关系,我要承认,当时我们三个人很

亲密。


  随后的事情就陷入了低潮,只有一个字,钱,她有时会带m来这里强行推销

我的鞭子,我明白她的苦心,也理解为女人对男人的好,我容若,提醒她不要这

样了,我们的分歧就开始了。


  另外就是关于她的论调,开头对我说的那些话,我开始看她和其他m不断重

复,可以说我有些讨厌她这种夸大的行为,比如对调教室的渲染,其实根本还没

做好。


  但是作为做市场的的她,她的职业习惯让我明白她的言行,虽然我一点不赞

成。


  之后的事情我不想写了,因为这个时候我女友在提醒我,说要好好生活,平

平静静的正是我,何必再挑起争端,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再让女友想起过去那些不

愉快。但是我不想删除以上这段,因为我说了,我就不怕别人看。对于我来说,

我的sm结束了,当我失去我现在这个唯一的s以后,对于我,这个地方,这个

圈子,只是我卖鞭子的场所,发小说的场所,我不再需要伙伴。


  代替以后事情的只有一句话:那些我不愿意再去见到的人,不要来打扰我的

生活,我已经放过了你们。


  尾:


  关于是否涉及了一些人的隐私,我归纳了一下,主要分两个部分,一是曾经

和我交往的女s,在我看来sm的关系应该说更接近于男女相悦的过程,只是在

爱的方式,或者说是性的方式上有所区别,于是我们可以用正常的男女相悦来分

析这种隐私的泄漏,一般情况下,男女分手无怪乎四种情况:爱到分离仍是爱,

继续是朋友,离婚了就别来找我,还有就是反目成仇,对于第一种结果,对方不

但不在乎,还会希望别人知道这种隐私,为这段爱自豪。第二种情况是过眼烟云

,但是还有很多美好回忆,隐私的泄漏也无所谓。后两种情况,我有些自夸的说

,除了和玫瑰公主的交往以外,我相信没有后两种情况的存在,而我写这个东西

,不是为哗众取宠,是为了把我的这种难说对错的交往告诉大家,让朋友明白我

心中的郁闷。另外,一种情况是对朋友隐私的泄漏,但是如果这个朋友认为与我

的交往是一种不可对第三人言的耻辱,他是否还是我的朋友?


  最后我补充一下,关于我的名字--过奴。在98年的时候,我因为迫切的

想见一个北京的S,应她的责难把名字改成了过奴,过错的过。原因是我当时的

名字和其他同好一样庸俗,叫做--性奴,她认为我过多的把SM联系到了性上

。时至今日,我才想起如何反驳她,SM是性虐待,不是虐待,脱离了性,还是

SM吗?


  但是这个名字我保留了下来,因为我觉得还不错,在遥遥的社区,我给了我

名字重新的解释:


  过奴--没有什么爱情是完美的,


  没有什么女人是无瑕的,


  当我了解她,我就不再崇拜她,


  所以我永远是在过去的奴隶。


3
版权声明: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站《原创》内容,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站文章内容,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修改或者删除处理。

热门视频

最新推荐

精彩回顾

在线
客服

官方客服

如遇课程或支付问题,请联系客服为您解决

工作时间:9:00-18:00,节假日休息

顶部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